中国盆景的古老沧桑及其所表现的哲学思想

19世纪下半叶,法国商贸团中一位叫莱纳德(M.Renard)的学者在广州见到中国的盆景,他对这种从未见过的盆栽植物很惊异,他将其称为“可怜的植物”。在他的眼中,这些盆景只有几英寸高,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很可怜,树皮被剥去,枝干被盘得扭来扭去,没有生气的树上只有几片黄黄的叶子。

继续阅读“中国盆景的古老沧桑及其所表现的哲学思想”

再谈山松盆景树桩截干问题— 叶以健

众所周知,岭南盆景艺术特点是截干蓄枝法,笔者在本论坛谈及过《截干蓄枝法在山松艺术造型上的应用》,当时提到的“截干蓄枝”,实际上是以蓄枝迫芽为主要目的,至于“截干”,因为它的对象是山松,难度就非常大,稍有不慎,全树枯死。由于实践理论不够成熟,未能深入谈之,事隔数年,大题小作,志在深入,所得所失共同探讨。 继续阅读“再谈山松盆景树桩截干问题— 叶以健”

如何更好地、科学地培养年轻一代成为盆景匠人?——杜耀东

当下的的经济时代,更多的人讲求的是以经济发展为主社会发展讲究以经济效益为主导。盆景业的发展需要的迎合市场发展需求,走产业化路线,系统地生产出具备市场价值的盆景产品,同时,培养高质素的盆景从业人员也成趋势所需。 继续阅读“如何更好地、科学地培养年轻一代成为盆景匠人?——杜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