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创新”的几个话语——韩学年

自白:对盆景,我是一个喜玩弄,轻理论的玩者,这除了读书少缺文化外,更主要是性格耿直,且对华丽理论文章的言理难以领悟。二十来年,我国盆景进步极大,作品艺术质量明显提高。言谈中国盆景创新,是多年来盆景界多有研讨的话题,理论文章不少,这路漫长永无止。不少老师盆友,对盆景的历史、现状、走向、传承、创新,均提出了多种观点与建议,就这话题,我无理论,实话实说,只想坦述几个没跟潮流的话语。

一  盆景与其它艺术一样,创新是艺术的生命,一切艺术的兴衰发展,都与社会政经兴衰密切关联,国富艺高,民富艺兴,经济繁荣的社会氛围,使创新有更好的条件与环境,各类艺人对艺术的不自满,产生新追求,推动了艺术的创新与发展。现今中国,经济活跃,是历史上最具活力的年代,也是一切艺术最活跃时期。同样为盆景的创新造就出良好的氛围,盆景创新,是技艺的提升,个别更是形态的开拓,是个性、知识,素养的综合体现,盆景创新与发展,与经济大环境,与社会整体综合素质紧密相联。

二  盆景与其它艺术有其共性,但也显“边缘”,参予者相比少,其原因是历史上国人对艺术品的爱好与习惯。盆景研究、创作等,是非政府主导行为,远非如书画、雕塑、音乐、陶瓷等艺术有政府支持,专事创作研究,现时各类盆景研讨、国内国际交流等,绝大多数活动,也只是民间盆景爱好者自发性质,创作与创新,也只是盆景爱好者自我行为,难能提出和实施实质性目标要求,因而,在探讨盆景创新也好,传承也好,发展也好,要从这现实状况考虑。

三  盆景活动,产生多种思潮,也造就多种群体,匠工、商人、玩者、藏家,各适其中。挣钱、怡情、弄艺,各有所好,但盆景创作是一种漫长艺术,具艺的创新作品,更是艺术的艰难提升,因而,创新者,应有点超脱的境界,静心研习,物欲拥有欲,争展、慕奖、谋名、逐利,这不利于盆景创作,更难于搞创新。现今,在活跃的市场经济中,更应提倡能静得下心,潜心研讨盆艺的精神。不止于理论探讨,更不要纠纷于言论异见,只重文章,难见作品,笔畅剪拙,勤笔懒剪,于盆景创新,作用难显。
盆景创新,源于思维,显于作品。重操作,多实践,勇于表达,这需要求新者要敢于接受挫折,受得冷语,有笑骂由人的心态。作品的表达,我认为才是创新最终目的和体现。但创新,并非做标新立异的作品,基本要求也要给人有美感,看起来顺眼。

四  0五年,山东李新先生《我看盆景》文章,于《花木盆景》杂志发表,杂志少有的加了编者按,指出《我看盆景》一文中多个观点具有新见,希望大家探讨。杂志先后陆续刊载数篇文章,但都是反对声音,结果,出现了作者难以料到的惊叹“对反对是有所预料,只不过没想到反对的声音如此激烈,乃至尖利,看来我犯了众怒了”。(给我信的文字)

前几年,刘传刚老师尝试所作“雨林式”博兰作品,《花木盆景》杂志发表也加了编者按;‘站在中国盆景创新的角度,这种探索意识无疑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但我大约四年前到海南拜访刘老师,与他闲聊,他道出了“不再搞了,给人骂死了”的感叹。
0四年泉州《第六届全国盆景展览》,本人附墻榕作品《适者》,有盆友用文字写出‘创新是不允许的’纸条于展览后期放于展品盆下,显示强烈的反对意见。
0九年广东“第六届粤港澳台盆景展”,一盆获金奖形态另类新异榕树作品《百态图》,有评委给了设定的底线分,这反映出该评委对新异形体作品的否定。
类似这些现象,对创新都有杀伤力,显现出盆景活动中部分人,对非常规,具新意的论点及作品,包容态度不够,也反映出对创新的一些困境。盆景的创新,需要作者和观赏者的互动,盆景群体,都应具有开放胸怀,对新异作品、论点,多点呵护,不嬌捧,也不棒打,让新异作品、论点,在业界共识中浪里淘沙,适者生存。
五  多年来,盆景活动、刊物,或许是树风格,又或许是树榜样,更有是出自崇敬,名人名师的新老作品,杂志刊物一登,赏折文章赞赏声声,都是好作品,这现象并非好事,我估计老师们也不一定感到荣光。我觉得,盆景人不假人手,在盆景事业中能做出几盆业界大部分人真心认可,验得时间历练的作品,那真算有成绩了。应鼓励盆景人,特别是年轻爱好者,在学习创作中多独立思考,不迷信,不盲从。现今,不少盆景人,对名人名师的作品喜崇拜,爱模仿,对他们的言语爱引用,这有多种因由。诚然,名人名师德高望重,他们的作品、言论是对盆艺的一个贡献,是盆景人共同学习的教材,但艺术品有时代性,更应具个性,在尊师好学中,于创作实践中,忌把名人名师作“圣人”。需学会多分析,敢批评,涉其精华,吸收消化,学我所适,能我所用,切忌克隆模仿!要敢于表述自我,不逐潮流,张扬个性。迷于“神圣”,只能随伍,敢于脱俗,方显个性,我认为这是盆景人有志于创新的前提。

建议受敬重的老师,发挥你们的艺术鉴赏力,多些如实点评后辈具新意,有意涵作品,这对推动、引导盆景创新发展会有作用的。
研谈创新,会有多种论点,但激励创新,并不容易,但我觉得在探讨中,学会在这方面,能发挥所为。

一  盆景年轻爱好者群体,是盆景创新的主体。年轻人最具想像力,少受约束,敢想敢为,回顾多年来我国盆景创作出具有创新作品的作者,多是四五十岁前年龄段人,个别更年轻。
学会组织的活动,如果适当推荐具创新思维潜质的‘新’人加入,这‘新’人,主要是他们参加活动机会少,交往少,未显知名度,让他们多参与各类活动,与有成绩的人多接触交流,使他们从心理上体现到学会、老师、前辈和盆景界对他们的关注,这对他们创作会产生激励作用。


二  展览获奖的作品都会产生导向效应,评奖,除了肯定成绩,也是向大家树立学习的标榜。设“创新奖”,目的是激励创新氛围。获“创新奖”作品,并不一定佳作,与获金银铜奖具质的区别,重要的是认同“创新奖”作者创新思维与精神,当然,好作品要给予认定,但一个问题是,评委对具“创新”作品的认定与接受程度,会左右对新意作品的界定。没创新思维的人,不可能创新作,没具创新思维的评委,也不可能包容“新异”作品, 0九年广东“第六届粤港澳台盆景展”个别评委给分,是否显示出这个现象?0四年泉州《第六届全国盆景展览》,设了个“创新换代奖”,意于鼓励创新,但最后没评出,且作出了“虽然少量展品含有创新换代因素,但不十分突出,评委一至通过创新换代奖空缺”的决定。(花木盆景《第六届全国盆景展览》总结)国家级展览,意在激励创新的新举措,成朝令夕改的空缺弃评,令人费解,什么为创新?如何算突出?这弃评,挫伤了展会上新意作品送展者的情感,因而,展会要考虑这一因素影响。

创新含意是以前没有,但反映于一些创新作品中并非贴切,可否称“新意”,且不设为“奖”,称“新意作品”纪念,这样可相对对入选作品要求无那么严谨,入选所引起的争议可能会少点,并可把入选数量适当放宽,以推动创新者积极性。
三  盆景展规格的设限,当时的初衷是引导盆景向合适的规格发展,是当时的一个创新举措,但十多年后,此举对现今盆景的创新推动作用,应否总结一下。
艺术品展示,只有盆景对参展作品规格设限,与其它艺术品显得另类与自缚,但我感觉这规则除了对盆景展示效果,对创作也会产生约束作用。
发展盆景事业,要激发盆景人的潜能,鼓励创新,並不可能只倡导创作一点二米以下作品,现不少具有新意作品都超这限定,使这类作品参展受拒,湮没了这类作品的展示机会,现实中,很多盆景人,特别是年轻且有创新意识的人,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展示中得到业界评定,并以能参展、获奖作荣誉和动力,检验激励自己,这种感受盆景人都有经历。


设限的展览,不能展现中国盆景真实水平,我国地域辽阔也难界定一个各适其美的规格,但现采用的规格设限,特别是大中小比例,对岭南盆景参展约束最大,盆景朋友到广东看展览,除了作品的质量,大小规格错落有致的展示效果,都觉广东盆景不错,岭南盆景人观念不自缚,盆展规格有限定但着眼现实,显现岭南盆景人的务实。我感悟:中国盆景,少不了‘大盆景’位置,广东只是先走一步。微型盆景不会消失,大规格盆景也不会减少,社会经济环境的进步,现时摆设盆景的园庭别墅,家居环境大多了,盆景作品自然而然增大了,套句潮流话是‘以时俱进’,难以左右。

展览设限,特别是大中小比例,可否适时作适当修改,稍为放宽,允许参展展示,又或大小规格分别评比等措施,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创新意识的一个内容吧。
几个话语有些离题,请多批评,但望不要如《我看盆景》文章那样“犯众怒”吧,谢谢和拜托各位了。

2011年风景园林学会研讨会发言稿

(转载自岭南盆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