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盆景意境与意蕴之欣赏与人生

欣赏是人生最高的艺术,也是人生最大的快乐。它不仅能够使忧郁变作开朗,扩大我们心灵的领域;也能够化平淡为神奇,增加我们生活的情趣。

这道理很明显:同是一脉远山,一弯流水,或一抹斜阳,在普通人的眼中看来,不过是外物的一般本体原形,早已司空见惯,毫不为奇。但在慧心人的眼中,却能够摇荡性情,激发美感,仿佛都变成了一幅幅令人忘忧的图画,一首首系人情思的诗歌;使人徜徉其中,回味无穷。这便是欣赏和它所带来的乐趣。

欣赏是上苍赐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人人有份。区别只在于自我感受度的强弱,厚薄不同而已。一般人并非不懂欣赏,只是由于环境影响,以及经验和修养的限制,在品味上便有了层次高低的差别。

譬如审美,世俗者往往认为耀眼的盛装华服,满身珠饰,便是富贵也就是美。懂得欣赏的人,却要看她穿得是否得体,神采和气质是否动人,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俗人只看外表,雅人却重气质,这便是欣赏的雅俗之分。

因此〔阳春白雪〕总是曲高和寡;〔下里巴人〕之音,却往往通衢唱和。也正因此才形成了这个雅俗齐集,多姿多采的大千世界。

 王洁心(此文录自多伦多星岛日报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