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艺术纵横谈——配盆及几座之重要(伍宜孙)

每一盆栽,其配盆相当重要,一如人体,各因高、矮、肥、瘦与面形、体格之不同,而其衣服之尺度裁剪,亦因之各异,否则衣不称身,纵身材相貌如何美好,看来固不顺眼,服之不衷,令人反感。

盆之于树也亦然,盆之款式固有多种,而色泽亦异,不独用盆之款度、格式、大小、深浅、长短、阔窄,固须适当;而其盆颜色之深浅,也要因植物之不同,而加以配合。比如此树是宜植于长方盆,而配以四方或圆盆;或此树宜于配浅盆,而却配以深盆。

又例如一株红枫而用朱色宜兴盆;白梅而配以无锡或石湾或江西白色瓷盆;或松柏树已老至荒皮黑色,而配以深色或甚至近乎黑色之盆。都足以影响盆栽之格调及色彩的调和,而失去牡丹绿叶之效,因而减低盆栽身价。所以配盆是一件极其重要问题,此为玩盆栽者所当注意也。

至于盆栽之用盆,陶器胜于石器,石器胜于瓷器。因陶器以朴素见称,使人有古色古香之感。中国陶盆,由于款度、线条、土质、都称上乘,颇受世界各地盆栽家之垂青,尤其旧盆为玩家所爱好,视为古董。

中国陶盆以石湾产者最为上品,无钖、宜兴、钦州产者次之,潮州产者又次之。其原因是由于土质关系,石湾盆比其他陶器耐热。吾人试以各种陶盆,置于烈日之下,以为比较,则石湾盆之吸热程度,比之别种为低,故为盆裁家所特别喜爱也。

日本近代对于盆栽相当盛行,风靡朝野。因此对于用盆亦极重视,以配中国旧盆为名贵,因此争相搜购。本人曾旅行日本多次,每于盆栽展览会中所见配盆,十居其九是选用中国旧盆,更标志于说明卡上。品款洋洋大观,琳琅满目,顿有礼失求诸野之叹!由于日本盆栽之盛行,对盆之讲究,因此对盆栽用盆,亦大量生产,大部份照中国旧盆款度仿制,相当精巧,骤看之下,几可鱼目混珠,但亦自有其好处,因远比中国旧盆价廉,而为普通人乐用。

至于几座之配合盆栽,其重要处仅次于配盆。一盆精隽之盆栽,如更配以适当之几座,就特别显出其清高幽雅,而增加身价。因此,盆与几座之能否配合盆栽,则不啻衣履之于人体。正如在美国纽约之日本着名盆栽家吉材西二先生(Mr.YujiYoshimura)所说:「精隽之盆栽,如不配合几座,则如同一个人衣冠齐整,而不穿鞋」。他这番话,形容得非常恰当。所以中国盆栽展览时,盆栽必配以几座。

普通几座是用木材制造,间中亦有以陶器制成,或木材之中饰以贝亮,或上面配以云石。木材中以紫檀为上品(紫檀入水则沉,异于常木,产东南亚热带森林区),酸枝次之,花梨木又次之(二者都属红木之一种)。

中国几座之款式风俗,亦因时代之兴尚而有所不同。其中有所谓明装(公元一三六八至一六四四),清装(公元一六四四至一九一一),明装注重线条,清装注重雕刻。但真的出自明代或清代之制品,今已成为古董,价值奇昂,且不易搜求。现在流行于市上者,全是近代仿制而已。以北京手工为最佳,上海次之,广东又次之。但此不过是工艺品玩意,不是民生日常必需之物,所以厂家不是大量生产,更不是式式俱备。所以一般盆栽家,都于平时搜集储备,需时可用,否则到急需之时,并非立刻可在市场找到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