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文人式梅花盆景创作过程-赵庆泉

本文是赵庆泉老师数年前培育的一件梅花盆景改作而成的文人树作品。

原作的主干线条富有曲直变化,但主干下部较粗,整体过渡不太自然,同时枝条杂乱。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改作以前的梅树

中国文人对梅的理解:

以曲为美,直则无姿;

以敬为美,正则无景;

以疏为美,密则无态。

按照这个标准,改作时经过反复推敲,确定保留原有的主线,对其余枝条大刀阔斧删繁就简。

梅花文人树盆景改作案例

首先将主干的下部劈开,去除约三分之一。

其目的是为了使其盆景的体量缩小,与上部过渡协调。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接下来,是对主干劈开处做适当的雕刻,使木质部纹理顺畅,力求自然。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剪去了一大半不需要的枝条。

心中默念“舍得”二字,因为开始修剪了。很多台友在制作盆景的时候,不舍得剪去生长成熟的枝条,所以此时要默念:有舍才有得。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留下的枝条则以刚劲为主,柔曲为辅,直线与曲线结合,阳刚与阴柔互衬。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文人树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淡雅,即素淡无华、清新脱俗,杜绝华丽、巧饰和浓烈。

在修剪完树木重新上盆时,试配了几种款式、色彩、质地都不同的盆,最终还是选定了款式极简、色彩深沉、表面毛糙的粗砂浅口圆盆。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改作完毕,放上背景干净的摄影台拍摄照片时,感觉还有多余的枝条,于是又剪去了两根。

正应了李方膺《梅花》题画诗:“触目横斜干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梅花盆景的与众不同

梅花不同于松柏类树种和大多数杂木树种。

由于梅花的花芽多生在当年的新枝上,每年花后都须将开过花的老枝截短或剪除,以促生新枝,因此枝条的造型很容易发生变化。

但是在其大构架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小枝条的变化反而可以增加再创作的空间,不断享受其中的乐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

梅花与文人树的合二为一

文人树追求的是:“一枝一叶见精神”。

梅花本身就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它在寒冬绽开,傲霜斗雪,玉洁冰清,用创作文人树十分理想。

一株很普通的梅花小树,若以经济价值而论,可以说无足轻重,但当它经过人的取舍,赋予人的个性、情感和精神追求时,则可以带来无穷的乐趣。

当文人树的“孤”与梅花桩的“傲”合二为一,如诗如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