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欤山谈石录 | 空灵幻境——论赏石空间的性质

这篇文章尝试跳出具体的赏石石体,把空间这一元素单独的抽离出来加以论述,希望在思考空间是什么的过程中加强对赏石或别的艺术门类的认识。…

——然欤山房藏石  ↑

赏石无论是二维的画面石,还是三维的传统形式的赏石,空间是最基本的元素。二维的画面石的空间体现除石体本身外,透视法是产生画面空间的重要方式。空间是什么?这个问题在艺术史的进程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其大致是由二维平面到三维立体的演变,这里要提一提的是中国画的空间表现法,一般认为中国画是二维的散点透视,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更有甚者,一些“传统卫道士”谬误地认为,中国画的透视法是一种超越三维透视的手法,并先于西方立体派将景物的背面展现在画面中。

.——然欤山房藏石  ↑

这只不过是擦金式行为,中国画的透视法纯粹经验性的,所以带有很浓重的平面化二维性质。虽然中国画的透视手法并未发展成类似西方三维透视的一门学科,但古代中国画“求真”图境,是在二维画面的三维视觉化的实践,因此中国画的透视法常常是多个经验性的三维视点出现在同一画面。

由于中国画的透视法未经严谨的演算过程,因此古代中国也没有产生真正的几何学说。中国古代艺术,尤其是中国古代绘画艺术对社会进程和个人的觉醒影响不大,这不得不说是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遗憾,这与中国古代文化人集体“躲进小楼”的处世哲学有关,这是题外话,本文不多作赘述。

——然欤山房藏石  ↑

现代人对空间的认识基本是沿用牛顿的经典物理学知识。我们一般认为空间就是一个均衡静止的三维无限延伸的虚空,就像一个舞台一样,事物就在其中按时间序列上演,这个认识也根本性地影响艺术发展及艺术创作。

如果艺术不对我们认为“一般”的问题深入考究,艺术这座大厦的基石就不再牢固,众多艺术家都几乎没有意识到这点,因此他们的艺术作品几乎毫无创见,要么躲入传统的样式中模仿他人,要么任意挥弄所谓的个性“现代”一番。赏石也一样,如果我们不深入考究更多隐藏的因素,亦会在现时的“复古”口号下窒息。

空间作为赏石的一种重要的潜在因素尚未被人们所认知,虽然赏石者在相石过种中对石体的浑然饱满、错落呼应等都有严苛刻求,但石体本身的形体变化仍然不能代表赏石的空间,使得这种苛求变得有太多的盲目性。

——然欤山房藏石  ↑

赏石的空间与绘画雕塑等视觉艺术的空间大致相同,都是围绕具体的作品构筑的一个有限封闭的抽象空间,有所不同的是,绘画与雕塑的空间是一种描述世界的方式,而赏石的空间只是停留在观与思的层面上。

另外,赏石的空间并不像文学空间有很强的时间序列,赏石的空间不仅仅作为一种背景存在,它也呈现出某种瞬间实时性,在实时中颤动,就好像琴弦一样,它的颤动频率十分微妙。由于这种颤动的实时性,赏石与看图变得完全是两种概念,也正是这种颤动,使得石体突破其物质的属性而进入人们的精神世界。

——然欤山房藏石  ↑

在此意义上,赏石已不再是赏石,赏石的过程便成为一种二次进阶的程式,使得人与石相交接时产生出一种“空灵幻境”。这种“空灵幻境”――不在场的在者,它以一种虚无、未知、即将的形式敞开。

基于民族思维惯性,由于赏石空间不再是自然石体的基本属性,赏石似乎可以跳出石头本身,从而达到一种无石境界。这种思想其实质是掉入一种玄学的泥淖,赏石离开自然石体,那种“空灵幻境”很快就会消失,我们可以从中得到某些意义保存于思想中,例如传统赏石的文人精神,我们可以在赏石过程中使之成为自我气质或是成为一种自我思想的理念,但是,这种气质或理念都不是赏石本身。

——然欤山房藏石  ↑

赏石离开人,就如一件艺术作品悬置在艺术馆内,虽然它仍然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但它是时的显现纯粹是跌落至物的属性;同样赏石抛离开石,无论人如何想象或回忆,那种“空灵幻境”都不会真实再现,人也只是以人所是而显现。

因此,赏石的空间完全取决于人看待自然石体的的方式。同一件自然石体,人们欣赏的切入方式不同,从而产生参差不齐的好恶,这是因为赏石在颤动中本身就已经幻化,石与人的关系处于一种晦暗不明的奇妙状态,这就需要人们在赏石的过程中,在这种感性实践中,燃起理性的光辉使其澄明。

——转载自中华奇石杂志

——【然欤山房】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